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六合数据 > 内容

九届二中全会日记;2015年第6期 炎黄春秋_第1页_知青邮友网友茶馆

时间:2017-10-09 21:58  来源:未知    作者:admin  点击:

  整理者按:1970年8月23日至9月6日,九届二中全会在庐山召开。出席会议的有155人,候补100人。主持了会议。等人在会上通过为天才的办法,提出要设国家。陈伯达在华北组宣讲由他编选经审订的《论天才》的材料,华北组编写了《华北组第二号》(即后来被称为的全会六号)。8月31日,公布了《我的一点意见》,指出不要再提设国家的问题。会议宣布对陈伯达进行审查。

  解学恭是九届会委员,时任天津市委员会主任、市革委会党的核心小组组长,同时兼任军区、军区党委常委、天津警备区第一委员。他在九届二中全会上,担任华北组副组长,与李雪峰、一起签发了《华北组第二号》。为此,解学恭在会议期间做了检讨,并了陈伯达在天津的活动。当年12月22日,按照的提议,主持召开华北会议,陈伯达,解学恭在会上多次检讨。为了贯彻华北会议,1971年2月,天津市革委会党的核心小组和天津警备区党委联合召开500余领导干部参加的批陈整风会议,解学恭在会上做检讨,接受。笔者作为天津市革委会办事组秘书组组长参加了这次会议。

  途中在稍停,同山西、同志换乘大飞机到武汉,又换小飞机到,坐车上山,二时抵庐山。

  游览黄龙寺、玉龙潭、三宝树、水电站、圆佛殿、大天池、塔、望江崖。望江崖有阳明山人王守仁字迹刻于石。

  二、在天津谈话流传一个十一条不知出自何处。是不是天津出来的。伯达同志给我一份打印十一条看,我说不是天津出来的,天津没有这个十一条。陈要我问同志,是否他那里出来的。这个十一条是业务组一个工作人员给的,可能是从计委出来的。流传的这个十一条,有些语言错误,编排较乱。秘书已告刘政同志注5改正。这个十一条再不要扩散了。

  三、关于华北经济协作问题。经济协作很必要,华北条件好可先行一步。你告诉雪峰注6、郑维山同志注7,在这里可以和华北各省市同志碰碰头,研究一下这个问题。我告,总理有,牵头,正在准备。你还是告诉郑、李一下。

  四、学习西右营注8问题。我反映,学习英雄的西右营口号传出后,干部群众有反映。伯达同志说,要各大队互相学习。突出西右营会帮倒忙。西右营同的注9斗争,是英勇的,对天津有影响,从这点说向英雄的西右营学习是可以的。但这是指西右营的贫下中农。宣传过火了,西右营会的。要注意。

  五、在西右营可以试试商业由大队来办。国家办,一个售货员一个月拿三十元,脱离群众,贫下中农有意见。你们可不可以试试?

  六、干部有的一月一百元工资,太高了,生活同贫下中农悬殊太大,家属又不劳动,这个问题是防修的问题、产生官僚主义的问题,应考虑一下,怎么办好。

  七、我说十一条中,天津粮食是要自给,办不到,仅有170万亩粮田,等于一个县,包不起300万人口的城市。陈伯达同志带着的口吻说,你们天津落后就是没有雄心壮志;还有国营农场问题。每年国家拿3亿元补贴,这是一个问题。天津的国营场是否可以自力更生,搞集体核算,不劳动者不得食,你们要研究一下这个问题。

  林副要华北把战备问题,在三五日内写个情况送给林副办公室。战备怎么搞的,情况怎么样,有什么经验,今后怎么搞,对全面战备怎么搞。文字不通不要紧,内容不全、材料不全不要紧。是资料性的,阅毕以后还退还你们。

  我向李、郑报告了陈伯达同志要华北同志碰碰头,研究一下,经济协作区问题。李说,不能开。又谈具体组织写战备材料问题,先由两个秘书写,我们再改。

  中午,同志来,我们顺便问十一条是不是你们那里搞出来的,余说根本不知道。下午给伯达写了一封信,反映天津粮食不能自给,请再考虑。

  总理说,一、开一个全会,大家都出席。二、全会议程三个:修改,国民经济提纲,战备工作。说,廿三日到廿九日时间差不多了,会议可以结束。认为第一件事比较容易。第二议题是国民经济计划,当读到执行情况很好时,讲,让它超过。因此,计划没有大改。廿三、廿四、廿五日,局讨论计划。第三个议题,军委办事组起草了一个文件,送林副审阅后再提交局。

  说,不要设国家了,党领导国家,是个形式。资产阶级国家也是他那个党做决定、通过。外宾,了不好办,不就可以见、可以不见。政协存在不存在,看一看。

  又讨论到的年龄问题。十六岁小,判断力差,对早婚有影响;在法律上对成年未成年还是有区别的。

  林副说,决定把交给群众讨论,积极性高了。说,过去讲企业下放,调动积极性,可是没有摸底就下放了,这次下放有底了。有两年工业下降,这两年又上升了。南粮北运、北煤南运的问题,现在煤逐步解决了。说,看依靠谁?靠专家、还是靠群众。林副讲,主要是发动全国亿万群众的积极性。

  说,整党不是开始了吗?吐故怎么样?吐的不多吧。康老讲挂起来的多,说,那就吐故不多了。

  总理讲,下放,一要落实,要许愿太多。说的两个办法,实际上是两条线,是依靠专家还是依靠群众的问题。

  下午:四时三十分至六时,九届二中全会开幕。毛主持会议,林副作了重要讲话。总理、康老讲了话,伯达未发言。

  晚八时至十一时,小组讨论林副报告。林副讲话讲得很深刻,从历史发展阐述了毛的英明领导,毛的领导地位,思想、毛的线是胜利的根本。每到紧要关头,都是毛转危为安、转弱为强、转败为胜。我们有些同志思想迷迷糊糊,要把这种迷迷糊糊的思想变为自觉的思想。切合实际、有的放矢,对提高全党的线意义深远。

  下午三时至六时,小组讨论林副报告。中央办公厅通知廿四日、廿五日两天讨论林副报告。当日下午陈伯达同志在华北小组发了言。同志也发了言。伯达同志的发言有稿子,李雪峰同志翻译,伯达同志发言,着重阐述林副报告中有关毛是伟大天才的论述,把天才问题搞得非常高,了许多语录,有时加以解释。同志发言着重讲国家应当设,并且对这个问题提得很高。陈伯达同志为这个问题不时插话,帮助提高。小组的空气立即紧张起来,情绪激昂,上纲、上线很多很高。陈毅以极左的面貌发了言,大意是:现在竟然有这样狂妄的极端的搞,要揪出来,。我虽是犯错误的人,但我绝对不能躲在一个小小的角落里,连个狗屁也不敢放!声称我要参加这个战斗,斗到底。他的发言,引起同志们的反击,指出他的立场不对,言不由衷。其他同志的发言也很激动,十分,但基本属于性的。对设国家问题,会场鼓了几次掌。李雪峰同志主持会议,未发言。

  晚上八时至十一时,小组继续讨论,和下午差不多。晚十二时,夜餐时黄道霞注10同志催要签发。李签了字。我觉得帽子太多,李说中央会议,有闻必录,如实反映。我说,陈毅同其他同志并列一起不好,李、吴说勾出来,我勾了出来,写了一句,其他未动。李说赶快拿去发吧,我签了字,同志也签了字。

  近六时,雪峰同志从局开会回来,宣布了小组会立即停止,向几个副组长传达了:一是会议方向不对;二是那么不对,要团结起来、争取更大胜利;三是林副的报告是讲思想的。别的都不准传达。

  上午八时半,雪峰同志传达国家不设的问题,要向每个参加会议的同志打招呼,做细致的工作,打通思想,不要再提这个问题了。工作要做到一个人不漏,而且要做通。

  一、林副的报告,是使全体同志认清毛的领导作用、思想的伟大力量,是我们一切胜利的根本。在这个根本问题上要坚定、要,要学习再学习,要代代传下去。要谨慎,一股风,下边就可能变样子。

  二、报告对起草委员会起草的稿,是肯定的、满意的,突出了毛的领导。思想是全国一切工作的指针;突出、的积极性;产生的方法是体现了毛的群众线,都是正确的。

  三、报告讲的是思想问题,针对一种讲的,不是指的什么人。针对性是包括自己在内,作为的动力和对象。

  4、以农业为基础,以工业为主导,促进社会主义经济有计划、有比例地发展,提议改为以农业为基础、以工业为主导,有计划有比例地发展社会主义经济。(这个提法有问题,可以不提)

  上午十时三十分至十二时半,华北地区小组负责人开会,主要是听同志发言检讨。同志讲,他请示了,今天参加这个会议的十位同志是指定的。他到这个会上来讲,也是同意的。同志检讨自己的错误,了,犯了错误,完全同意对他的严厉,说我是一个情况不明、决心很大、方法不对的人,犯了这么个错误。

  下午四时,雪峰同志召集华北组负责人开会,传达总理。大意是,四时半,林副要主持一个会,参加人局同志及各大组正副组长,主要解决这次会议中发生的问题。听几位同志的发言,统一,完全毛,照办,把这次会开成团结的会、胜利的会,让毛,让伟大毛放心。

  四时半,参加局扩大会议,到七时四十分结束。林副主持会议,总理、康老发了言。陈伯达、、吴法宪作了检讨发言。六个大组组长表了态,春桥同志也表了态。会议空气好,团结胜利的会。决定将这次会议的全部用录音向参加全会的同志传达,并不记录,严格保密。

  听的话,按的办。不能只讲,必须坚定地如实地执行,绝对不能含糊。,要考虑到党、全局、方向、纪律。

  与群众是心连心的。对立起来看问题就错了。毛的,是代表、广大群众整体利益、长远利益的。国家不设,出发点在此。

  通知可以外出。上午,同、天津的同志到五老峰游览。听说五老峰最高,很难上到主峰。我们登至三峰,十分疲劳。心脏有痛的反应,休息了一阵,过午返回。这天到五老峰的人真不少,有华东、东北、西北的许多同志。

  下午四时半至晚十二时,林副主持局扩大会议,传达了伟大毛八月三十一日写的我的一点意见。这是一部伟大的马列主义文献,字字闪耀着马列主义的。会议了陈伯达反思想的极为严重的错误和,揭露了陈伯达党的大和狂妄的野心,使这个假马克思主义者。

  上午,分省开小组会,讨论毛我的一点意见文献。会上我发了言,并了陈在天津的两面派活动事例。

  晚,八时半至十一时,康老主持起草委员会第三次会议,逐条修改通过草案,一致通过修改意见。

  上午:继续分省讨论伟大毛我的一点意见。我们重点讨论了辩证唯物主义与主观论、与形而上学这个根本区别问题,掌握武器,陈伯达的的资产阶级世界观。

  下午:三时至七时,华北小组开会,讨论。总理、康老参加了会议。陈伯达到了会。根据毛我的一点意见,针对陈伯达的所谓检讨和一封寥寥数行的信,进行了。这次会上我发了言,主要点:

  康老:问题,说,第一,没有马克思的话。第二,只找了恩格斯一句话。深思一下的话,每句话都闪烁着马列主义的。第三,找了列宁的有五条。这为什么就受了骗?

  一、上写上毛、思想是一切工作的指导方针,你说是反复斗争的结果,这真是。你只参加过两次会,没有讲这个问题,你讲什么两种所有制,不要留尾巴……

  三、不仅反对毛,而且毛。你的话音刚落,陈毅就,而且讲了很的话,你没有任何表示;你说是起草的人是,听到不设国家就手舞足蹈,你把局、起草委员会、起草小组都骂成是。

  你真是一个一手拿着鸦片烟、一手拿着刀,一面同志,一面要把人送上断头台,你讲,自己是小小老百姓,实际上是大大的家,搞的家。

  你是个假马克思主义。一,你不引马克思的话,恐怕引,又同志。二,引恩格斯一句话,同志,恩格斯讲过这句话,但接着说,马克思深刻研究了法国的历史,研究了法国的,收集研究了许多资料,才成为一个天才的著作。而且这部书是马克思34岁时写的,青年时代的著作。马克思死后,恩格斯才写序言的。这点你不是不知道,为什么,同志?你引的列宁的五条,列宁是蒲鲁东派,说他们的领导人是中进来的资产阶级知识。你全,就会引到自己身上,所以你不敢引全。列宁的正像你这样没有的旧文人、旧知识。陈伯达既然来个突然袭击南京六合环保产业园30家环保企业到红山化工园学习交流我们就不能来个草草收兵。

  总理、康老讲话,对自己很受和教育。是什么原因,教训是什么?只有好好学习马列主义、思想,学习毛哲学著作,在实践中用,时刻用,才能自己的世界观,才能有识别马列主义的能力,才能减少盲目性、不、不上当。

  下午三时到六时,晚八时到十一时,小组讨论,,发言同志十分热烈。对陈的检讨极不满意,并纷纷提出要陈伯达回答,陈态度

  毛一开始问:会议可以结束了吧?大家都不知道他的底细,知道较多的是总理、康老和我。这种事总是会有的,庐山不太平,别的地区就太平了吗?比如陈毅当,有多少人反对啊,就当选了嘛!

  有人说他王明的国防文学时,说,能写些文章还是鲁迅说的那些人。五四运动以来,有的死掉了,有很多人都不行,我就不相信那些领导人都行吗?

  大家讲到我们党的时候,戴季陶、邵力子发起建党,但很快就退了党,所以我们这个党历来就是复杂的。如一次大会后,就有陈公博、周佛海当了,并不影响我们党光荣伟大。又如刘仁静,这样的人关他干什么。罗章龙这些人也不要抓他,无非是跑到了土耳其,搞也搞不出什么来。苏联的波格丹诺夫、马尔托夫,开始保下来,后来斯大林就了。加米涅夫、季诺维也夫、布哈林等,杀了。

  当问到陈伯达该怎么处理时,明天开大会他上台不?大家说不要上台。毛又问要不要到会?大家说,不要到会,免得大家生气。说,如果历史上查不出什么事,我的意见还应保留。比如陈毅还当嘛?!这种人不可不有,不可多有。

  问,怎么传达?总理说,是否可以带回的我的一点意见,陈的检讨两件,共三个文件。在核心小组、军区党委常委、军党委常委传达。有人说不好保密。总理又说,保密问题可以谈通,也是可以做到的。说,要有步骤,大家议一下,何必那么忙呢?

  九月五日下午分小组讨论在局常委会上的。五时至八时参加局扩大会议,讨论国民经济计划、草案、全会公报。林副主持会议。一一通过,一致通过。

  1、传达范围、内容,省市核心小组、省军区、军党委常委、大区常委。内容以我的一点意见为准。

  2、严格遵守保密纪律。一是要做到不泄密。所有大小会议的记录,一律交中央封存,个人记录、摘抄等一字不留,全部,所有文件一律收回。

  5、要读几本马列主义书。康老讲:可以读读反杜林论、宣言、两个策略、考茨基、哥达纲领、国家与。

  下午,五时至六时,党的九届二中全会闭幕。伟大毛出席会议,林副主持会议,总理、康老讲话。

  二、总理讲话。重点讲国际国内形势大好,发生波折不足为怪。要团结,团结起来,争取更大胜利。

  康老讲话。主要习问题。要刻苦学习毛著作,同时要学几本马列主义的书。在这个问题上有两种偏向,一是只认为马列主义的书是经典著作,贬低毛著作;一是只读毛的书,认为马列书可以不读了。这两种偏向的共同点,是把马列主义同思想对立起来,割裂开来,都是不对的。讲到受假马克思主义者的教训,没有马列主义认识不行,因此多读一些书是必需的。

  在康老讲话过程中,有两次插话。三十本书是我提倡的,不是什么,是不是要搞三十本,这不是我搞的,这是他们搞的。我看搞多了一点。要学一点马列书,不学就会。炸平庐山,我也不当国家。

  晚八时,有人送来两个材料,一个是学哲学的情况,一个是要天津查一查帅孟奇注15和什么人有联系没有?帅是,可能同天津的一些人有联系,查清后把情况告他。

  九时下庐山。十二时由起飞,到安庆转机,二时四十分到。天雨太大,不能再飞,夜宿。

  注1蔡树梅(女),原是天津色织四厂工人。1969年至1971年6月任厂革委会副主任、党支部副。1971年6月至1977年5月任天津市委常委、天津市革委会副主任、天津市妇联主任、全国总工会筹备组副组长,是第九届、第十届,任职至结束。

  注2张福恒原是天津第一机床厂工人,后任副厂长、党委副、革委会副主任。1971年6月任天津市委常委、天津市革委会副主任、市总工会主任,后任市环卫局副局长,是第九届、第十届。

  注4坨子地天津市南郊区小站镇坨子地村,陈伯达在小站四清中将该村党支部、全国劳动模范、市政协委员姜德玉打成假劳模、富农。

  注6李雪峰1960年9月,任中央华北局第一兼军区党委第一、第一。1966年6月兼任市委第一。1967年1月至4月,到天津工作。1968年2月至1970年12月任省委员会主任、省军区第一。

  注9天津市中的群众组织。1967年2月24日,市军管会成立后,宣布该组织为组织,解散。

  注12毛语录再版前言《毛语录》由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编印,第一版于1964年5月1日出版,共摘编语录366条。1965年8月1日出版第二版,内容做了修订。于1966年12月16日为再版《毛语录》写前言,称为天才。

  注15帅孟奇1926年6月加入。1945年出席党的七大,任中央妇委秘书长。1956年当选为、中央监察委员会常委。是第三届全国常委会委员,任中央组织部副部长。1968年4月,被康生点名诬指为里通外国的,被关押7年。1978年,得到彻底,任中央委员会常委、第五届全国政协常委、中央组织部顾问、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。■

相关推荐